【CHINA】北敦煌 南大足

說到石窟,大部人都只會想到敦煌石窟。要了解中國石窟藝術的歷史,重慶的大足石刻一定不能錯過。大足石刻始建於唐朝,是繼敦煌石窟之後,為中國南方最大的石窟造像群。雖然大足石刻的歷史未如敦煌石窟般久遠,但是隨著中國的石窟藝術越見成熟,大足石刻再一次把鼎盛、豐富而精細的石窟技術推到一個更高的層次。除佛教藝術以外,並融入了道家和儒家的思想。若果說敦煌石窟是石窟藝術的起點,那麼重慶的大足石刻便為中國的石窟藝術劃下了完美的句號。

因時間關係,我們重點遊了寶鼎山。寶頂山石刻群位於一個山谷崖壁上,雖然每尊石刻都有接近上千年的歷史,但是石刻的顏色還是清晰可見。有個別石刻甚至被貼上了金箔,歷千年仍未失其色彩。每尊石刻都在告訴我們不同的佛道儒故事,各造像神態有異,而未見重複,可見雕刻者的匠心獨運。遊覽佛門藝術勝地,我最喜歡細心留意每尊佛像的神情動態。各佛像神情慈祥和藹,而顯然雕刻者在雕刻時加了點小心機,石刻是朝參觀者的方向前頃,就像是傾聽參觀者的話語一樣,稍微低下頭來慈祥的看著我們。我雖沒有宗教信仰,但內心還是傾向信佛。無論視之為佛教聖地,還是石窟藝術聖地,大足石刻都沒有令我失望,那種精細程度無不令我們驚呼好美!

【CHINA】旅途上的散聚 —— 重慶伯伯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每年我們離港的時間話多唔多,話少唔少。因為這個blog的原故,使我多了一種「又係時候update下先」的莫名責任感。這個責任感驅使我翻開電腦上的旅行照片folder,再一次審視每段旅程中發生的種種。

看著舊照片,才發現不少美景隨着時間漸漸變成了或濃或淡的回憶。看著螢幕上一張張密密麻麻的照片,縱使一時之間記不起這個地方的名字,但照片總會帶我重回當日的好時光。

再善忘,亦有些回憶是忘不了。惟獨是旅程中遇到的人,我通通都記在心。旅程之所以難忘,並不是看遍了多少美景,而是旅途上有散有聚。緣聚而來,緣散而去,多了的是相聚的回憶,和別後的憧憬。

在重慶黔江土家十三寨中,我們遇上這個老伯,看到我們停下來拍照,他顯然是有點好奇。他說著一口土話,我聽不太懂,只能以笑回應。忽然間老伯在我們身旁做起運動上來,愛玩的我們也跟著做起來。

一,打開雙手。二,雙手前伸。三,雙腳保持直立,以雙手掂地。顯然我們都是不太運動的孩子,這樣簡單的拉筋運動,竟比不上一個八十五歲的伯伯。伯伯看後嘻嘻笑了,開心得不自覺地拍著雙手。最難忘的還是他的笑容,笑起來雙眼瞇成一線,只露出一隻牙齒。我們只是相處了短短半小時,卻構成了整個旅程中最難忘的部分。期待下次再見的時候,你還是精神飽滿的向我們送上笑容。

【CHINA】巨石 強森 在重慶 // DIRECTOR’S CUT

經過重慶老街,忽然被街角琴音所吸引,街角處是一位老伯伯,頭髮斑白、蓄著長長鬍鬚,拉著小提琴,琴音卻似是二胡,娓娓道來。很多遊客在老伯身旁走過,或許只是看一眼,大多是匆匆而過,並沒有久留,但是老伯仍然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惟獨是我們,被老伯伯獨特的聲線所吸引,口中唱著現代歌曲,卻給人一種彷如回到過去的感覺,像聽說書先生說故事一樣。就這樣開始了我們的重慶之旅,如像老伯伯所說「我和你纏纏綿綿翩翩飛,飛躣這紅塵永相隨」⋯⋯

看過很多旅遊片,大都是美麗風景或食玩介紹,總覺得像一幅美麗的拼圖而缺少了幾幅。沈思一會,才發現缺少的是笑容。短短十天,走遍了新城古鎮,遊山玩水,到頭來發現最吸引我的是當地的人文風貌。一個個純真、由心而發的笑容,並不是強裝而來。我相信笑容的感染力,片中每個人的笑容都是最好的例證,證明我們的相遇都是一個美好的經歷。

看一下,支持一個。看罷相信您們都會感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