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松洞 – 生命與微塵

文、圖:Cheric K.

人生最大風險就是從不冒險,活著就是不斷的挑戰。驀然回首,到了盡頭時再一次審視自己的人生,生命必然會給予我們公平的答案,和再一次驚喜的心情。韓松洞是距離地心最近的單體洞穴,洞底距離地面有近240米深,若在洞建大廈也可以蓋起一座40層高的大廈。而今次我帶著 PhaseOne 已不走回頭路方式,用4日時間穿過山洞,記錄洞內奇觀,當中會面對佈滿毒藤蔓既森林,攀山涉水,而且雙腳長期浸於水中更可能遇到吸血水蛭,最後必須攀越超過30層樓高的The Great Wall,才可成功到達洞的出口。

挑戰極限

前往韓松洞拍攝比想像中還要艱辛,因大部份路段都需要攀爬前行,除了面對極大的體能挑戰外,還必須克服所有拍攝障礙。而且洞內十分潮濕,沙石很多,大部份落腳點都不是平路,所以也增加了拍攝難度。今次拍攝器材總重18kg,每天除了要背負器材前往必須經過路段外,還去了不同洞室拍攝洞內奇觀,有時為了更佳角度,更攀上更高拍攝位置,這對不再年青的我體能上確實有點吃力。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探索生命

韓松洞這揖相定題為 <生命與微塵> ,因洞室這經過千年萬代風化淬鍊的神秘景致,每一處明暗變化,都彷彿出自偉大藝術家之手,看到大自然既神秘又帶著一種肆無忌憚的詩意,是另一種體會世界的方式,從而感受到生命的進化而深深折服。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生命中的一顆微塵

蟲魚鳥獸、花草樹木,都是生命體,但生命是什麼?若果人類經過二十萬年進化後,變成了今天擁有智慧的生命,那麼大自然經歷了億萬年變化,究竟會進化成甚樣的智慧?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越南 韓松洞 Son Doong Cave Phase One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人類認為外表並非生物的都只是沒有思想的工具、材料,但我們卻沒有想到,原來祂們各自有億萬年的歷史,在經過漫長的進化過程才有今天的面貌。祂們才是生命,亦擁有靈魂,是獨立的個體而非人類的附屬品,

人類本來只是存在生命中的一顆微塵。

冰島 – 迷路時才會遇見的風景

2017年冰島冬天,駕著車從首都雷克雅未克出發,過了824公里後,離開繁囂的南部後,來到冰島寂靜的東部埃伊爾斯塔濟,記得夏天亦曾經來過,一片古老的苔原覆蓋著整片大地,像鋪上一層溫潤的綠色地毯,但現在相機觀景窗內望著大雪紛飛的田野,以及更多的雪散發著細膩的光暈,每一片白色的色塊都暗示著那最原始的純潔,那麼多的故事靜靜地等候在那裡,等待著我重新被發掘。

不安的寂靜

靜冰島天氣喜怒無常,從明媚的陽光變成狂風暴雨再出現雨後陽光都可能只是一瞬間,冰島人常笑說 ”If you don’t like the weather, just wait for 15 minutes”。照片中粉藍色的天空猶如水彩逐漸化在畫布上,再炫染出童話般的粉紅色,塗抹畫布上的整個天空,而眼前這平和的景象卻是一種預兆,告訴冰島人可怕的暴風雪即將來臨。在這只有白色的世界裡,風力隨時達10級以上,電線桿被吹倒,車很容易被風吹得方向盤失靈而發生意外,在1分鐘的車程內看見10架因意外而停泊在路邊的車子也是等閒事,但等暴風雪過後,天氣變晴,一切亦彷彿恢復平靜。

迷路時才會遇見的風景

相展期間很多朋友會問 ”看最美的冰島要多少天才足夠?” 冰島不是很大,駕車一圈5日便可以完成,而問題最困難的地方在於「最美」,因為冰島我遇見很多美景,但都是迷路時才遇到,而我們總喜歡駕著車在高原、在田野裡迷路,漫無目的,原本只預計1小時的車程,因迷路最終演變成3小時,甚至無限廷長。所以問題本身往往要考慮你有多少好奇心欣賞每個轉角的風景所呼應的腳步,而對於城市人的腳步,你願意捨棄那些顯得過於實際的旅遊行程嗎?

伊朗 – 頭巾背後

文、圖:Cheric K.

伊朗距香港六千多公里,相比杜拜或土耳其更近,但香港人對伊朗卻很陌生,印象中也許只有邪惡軸心四隻字言而,但實際上去過的人都不會有此感覺,因為當地治安比歐洲任何城市更安全,當地人純真熱情樂於助人,建築設計亦完美保留波斯特式。而我本身只為當地拍一輯絕美風景照,卻也被當地人所感動,在香港交友方式或許只在臉書上,但在伊朗交朋友卻獲邀請在他們的家作客食飯。

伊朗 德克蘭 Tehran Iran Travel Photo Cheric photography

伊朗女生的頭巾

現今社會上頭巾的作用只有裝飾,但作為伊朗女性,頭巾卻是一種束縛。曾經和伊朗女生交談中亦提及她語帶憤慨的說道,“I don’t understand the reason of wearing this especially in summer!” 如果能給伊朗女性選擇,她們最想脫下的就是頭巾。伊朗女性由15歲開始便要戴上頭巾直至終老,整個人生不單要忍受40度高溫下還用薄布包著全身,更因為頭巾就是代表著無上的父權主義,一但女生被人舉報沒戴上頭巾,第一次要去差館罰抄,第二次就要坐監了。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選擇,你選擇了甚麼,就成就了一個怎麼樣的人。而本應該是對自己負責的人生,對於伊朗女生卻毫無選擇,你還敢說戴頭巾是小事一樁嗎?於伊朗女生頭巾的背後,是為自己的自由與自主權利的象徵。

難忘的設拉子粉紅清真寺

位於伊朗南部的設拉子,令人難忘的“納西爾·穆克清真寺”,它建於1876年至1888年間,是卡扎爾王朝時期的建築,其美麗的外觀、內部裝飾、圓柱、天花板和彩色玻璃作品令人嘆為觀止。於早上9時許,當陽光透過彩色玻璃窗照射進去時,給清真寺內部打上一層迷人的光暈。而清真寺的外牆室內則大量採用粉紅色的瓷磚,而且部份瓷磚顯示出異常深深的藍色,非常精緻。由於清真寺內的裝橫由偏粉紅的磚牆而建成,加上陽光穿過彩色的玻璃而呈現了粉紅色,所以被人們稱作粉紅清真寺。